保定新闻-保定旅游-保定房价-保定汽车
尽在保定乐生活

西北望,射天狼 – 大学士苏东坡经略定州那些事

北宋元祐八年(公元1093年)九月,苏轼以端明殿学士兼翰林侍读学士、左朝奉郎领定州路安抚使兼马步军都总管、知定州。

定州,地处太行山东麓,华北平原西缘,河北省中部偏西,自古就有“九州咽喉地,神京扼要区”之称。

自后晋高祖石敬塘割燕云十六州以来,定州变成了华夏政权的前线。在苏轼所处的北宋时期,定州路北临契丹(后称辽),统辖定州、保州、深州、祁州、永宁军、顺安军、安肃军、广信军。地域相当于今天保定大部和石家庄、衡水的一部分。为北宋边陲之重镇,河朔之咽喉,宋辽之战场。向来都是朝廷重臣驻守之地,丞相韩琦就曾担任过定州知州。

看起来,这个差使是乎还不错。皇帝陛下也对他寄予厚望,他说,“眷吾北圉,虽无一日之虞,而中山巨屏,实难其帅,籍卿之重,姑辍以行”。

但这一时期却是东坡先生的至暗时刻。政治上他饱受排挤,又逢贤妻亡故,这无疑给了他极大的打击。所以,在接受任命时,他的心情是极度悲观、抑郁的。在给弟弟的诗文中,他甚至发出了“今年中山去,白首无归期”的哀叹。

不过,苏大学士心胸旷达,向来以天下为己任。尽管此时备受煎熬,他仍然想要“回狂澜于既倒,支大厦于将倾”。

元祐八年(1093年)十月二十三日,五十六的苏轼辞别旧交故友,正式赴定州上任去了。

西北望,射天狼 – 大学士苏东坡经略定州那些事

苏轼

整军

作为一州之主,党政军一把手,苏轼当然知道自己的守土之责。然而此时的定州虽为军事重镇,却是满目萧瑟荒凉,就连城墙之上都没有兵士守护。年久失修的城墙显得破败不堪,有的墙体甚至出现了缺口。

苏轼判断,如果辽人来犯,定州防线必定顷刻瓦解。到时作为定州守备,自己上有负天恩、下愧对百姓,万死难赎。

于是,他给自己定下了“整军经武,振兴经济,关注民生”的治州方略。

整军的第一要务是整顿军纪。当时的定州守军纪律涣散、赌博成风。军队上上下下缺少训练,酗酒、打架斗殴乃是家常便饭。

苏轼深知上行下效的道理,如果将帅行为不端,士兵没有纪律严明的可能。所以,他首先严惩贪污军饷的将领,并奖赏那些有操守的正派军官,提升他们的威望。然后在军中宣布了严禁赌博酗酒等一系列军规。并要求官兵们每天必须定时起床操练,违者将受到处罚。

最后,苏轼宣布,他将亲自主持校阅,测评各个将领所带官兵的操练成绩。

都说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其实也不尽然。正当苏学士大刀阔斧整顿军务之际,老军头王光祖却闹起了情绪。

王光祖此人骁勇善战,在定州带兵多年,声望素著。对朝廷派苏轼这样的文人来做自己的顶头上司,内心是抵触的。而且以往定州的老大虽说名义上是军队的统帅,实际上基本都是甩手掌柜,从不过问军队的日常训练,大小事务都由王光祖一人说了算。这个苏轼却拿着鸡毛当令箭,把手伸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来了。因此,他觉得,自己需要给苏某人一个下马威,好让他知难而退。

苏大人的第一次校场点兵,很快就粉墨登场了。第一个节目,点卯:

“王光祖”

……

定州军中大佬王光祖,他没有来。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了苏轼的脸上。大家都想看看,苏大人要如何收场。

王光祖唱的是哪一出,苏轼当然心里有数。但自己初来乍到,这些老军头的面子还是要留几分的。毕竟将来带兵打仗,还得靠这帮丘八。自己不过是一介书生,出谋划策尚可,真要到两军阵前砍人可就不大灵光了。但是自己的第一次校阅他王光祖就敢不来,不给个说法肯定是不行的。否则广大官兵的积极性势必要大受影响,不利于军队的整顿。

主意已定,苏轼走到点将台前,平静地对着列队的官兵,发表讲话。

“士兵们,今天是一个新的开始。

要改变定州军不堪一击的状况,必须从日常的训练做起,任何人不得无故缺席。

王将军他今日有事耽搁了,稍后便至。然大军校阅,不可因一人而废,请诸位打起精神、加紧操练,以壮我大宋军威。”

语毕,苏轼叫来副手,安排他留在校场指挥训练。苏总管自己要亲自前往王光祖的住处,请他出操。

见到王光祖后,苏轼只字不提缺训的事,而是开诚布公的谈起了自己的忧虑。他诚恳地说:

“我定州地处宋辽前线,然武备松弛,城防形同虚设。两国无事则罢,如若辽人南侵,定州必然不保。到那时,王将军,你我就是大宋的罪人啊。

轼素知将军忠义、勇猛过人,这保家卫国的千钧重担,还得将军你来承担。苏某一介书生 ,手无缚鸡之力,就算要以死报国,也无济于事啊。”

苏轼的这番话,算是给足了王光祖的面子。同时也表明了自己无意独揽军中大权,行军打仗之事,还得靠你王光祖同志。王光祖听后大为感动。虽说这些年,他在这边远之地养成了消极、懒散的作风,但男儿热血犹在,报效朝廷心思还是有的。

他当即表示,今后自己唯苏大人马首是瞻。将帅同心协力,一定要让定州前线固若金汤。

在苏轼和王光祖的领导下,定州军的面貌很快焕然一新。眼见军队步入正轨,苏轼开始着手准备重建当地的民团了。

整顿民团的目标,是要发扬当地民众守土保境的光荣传统,打造人民战争的组织机构。苏轼的第一步,是恢复唐代以来行之有效的弓箭社。

弓箭社始于唐末,是民间武装组织的一种形态。通常由每家每户出一个男丁,参与弓箭社。他们“带弓而锄,佩剑而樵,器甲鞍马,常若寇至”。

这个模式,跟三国时期的军屯制,有那么一点类似。只不过军屯的成员其实是兵士,而弓箭社的成员本质上是农民。

在赵宋时期,由于太祖是以武将之身夺权立国、黄袍加身的,因而官家对各种武装力量有着天然的警惕性。所以,在那时候,弓箭社属于非法组织。

作为前线总指挥,苏轼深感大宋的正规军不足以与辽军抗衡。因此他上书朝廷,以《乞增修弓箭社条约状》说服皇帝解禁,让弓箭社重出江湖。

在苏轼的多方努力下,弓箭社的草台班子,总算是搭建起来了。

除了筹措物资外,苏大人还亲自上阵,操练这支农民武装。此时的他,虽已两鬓斑白,但却豪情不减。弯弓搭箭处,依稀仍是那个雄姿英发的少年郎。熙宁八年(公元1075年)的旧作又在不期然间涌上心头,他不禁高声吟唱: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此时距离密州出猎,已经过去了近20年。他的生活依旧是寂寞和失意的。郁积既久,喷发愈烈。张口吟来,如挟海上风涛之气……

烈士已暮年,壮心尤未已! 不知东京城里的赵官家,何日方能遣“冯唐”?

西北望,射天狼 – 大学士苏东坡经略定州那些事

密州出猎

兴农

眼见防务已经大为改观,苏轼的下一步,是要兴农。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让老百姓有饭吃,才是父母官的根本。

不过,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积弱积贫的定州,不是一个轻徭薄赋就能好起来的,还得在开源上做文章。垦荒,就是苏轼对此开出的药方。

定州地处北方,粮食生产向来以小麦为主。不过苏轼在考察后发现,城北一带的荒地虽然很肥沃,但地势低洼、沼泽遍地。即使能够开垦出来,也是不适合种植喜旱的小麦的。

面对这个满目晴翠、水洼处处的所在,浪漫多情的苏大学士不由得思念起千里之外的故乡,四川眉山来。只不过,在那里,翠绿的不是荒草,而是水稻……

想到这里,他心里一动,能不能来个南稻北种呢?如若成功,定州必将变成富庶之地、鱼米之乡啊。

苏轼从来就是个行动派,说干就干,即刻责成专人从南方运回了稻种。

北方人多数不知水稻为何物。如今种子有了,田地也平出来了,如何种植却是个棘手的事情。好在多才多艺的苏大学士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就连播种、插秧都是一把好手。他亲自上阵,向农民传授水稻栽种技术。在他的鼓动下,定州百姓积极行动,在昔日的荒野水滩上种起水稻来。

插秧的农民高兴的时候,往往会吼上几嗓子,为自己提神解乏。而这歌声,传到了苏轼的耳里:

“蛟子咬哇蚂鳖钻,挠洼苦哇插秧难,眼看水荒变成了米粮川。唱不尽的插秧歌,心里喜滋滋的甜。”

多么生动朴实的歌词啊!

多么活泼动听的曲调啊!

这位擅长诗画、精通音律的大才子,显然已经被秧农的歌声打动了。他迅速将词曲记录下来,然后发挥自己的长处,将其整理润色,定名为“插秧歌”。

自此以后,插秧歌开始在定州北部传唱不息,成为老少咸宜的娱乐曲目。苏轼后来写下“水上白鹤惊飞处,稻田千里尽秧歌”的词句,描绘的就是当年定州千里秧歌的盛况。

短短数月,定州在苏轼的手里焕然一新,一扫过去的颓势。若能假以时日,实现锦绣定州的梦想,是可能的。然而,朝廷已经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了。

绍圣元年(1094),四月十一日,皇帝下诏,着端明殿学士兼翰林侍读学士苏轼知英州。

西北望,射天狼 – 大学士苏东坡经略定州那些事

大江东去 

离任后,苏轼再也没有回过定州。

赞(0)
信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保定乐生活 » 西北望,射天狼 – 大学士苏东坡经略定州那些事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保定乐生活 更亲民 更方便

联系我们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