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新闻-保定旅游-保定房价-保定汽车
尽在保定乐生活

雄安新区启动区拆迁村于庄-于庄“文化村”记

 

于庄,全名于家庄,是河北安新县大王镇最北端的一个村庄。于庄建村于明朝初年的人口大迁徙时期,山西洪洞县迁来一户于姓人家迁居于此,命名于家庄。后又有其他姓氏人家在此落户,其中刘姓人家因为人丁旺盛,繁衍支脉较多,故现在于庄居民多数为刘姓。
雄安新区启动区拆迁村于庄-于庄“文化村”记

于庄村委会大门

明朝大移民是洪武三年(1370年)至永乐十五年(1417年),明朝政府先后数次从山西的平阳、潞州、泽州、汾州等地,中经山西洪洞县的大槐树处办理手续,领取”凭照川资”后,向全国广大地区移民,整个移民过程持续了四五十年时间。由于没有详细的历史记载,于庄村的祖先来自何地已经无从考证,哪一年在此落户也不明确,但是从历史资料来看,于庄村的历史至少该有600年了。

六百年,在华夏五千年文明的历史长河里并不算长,但因为秉承有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历史文化,又历经了农耕文明到现代文明的过渡,所以尽管建村历史并不很长,在文化传承方面,于庄村不但没有落后过,而且总是走在大王镇北十五村的前列。

据于庄村的老人们回忆,于庄村历来重视文化教育,从明清时期的私塾教育,到五四运动后的新学校,在这个不是很大的小村庄里从没有间断过。村里无论是家境殷实的富户,靠种地为生的中农,甚至生活贫困的雇农,大多数人家都会把自己的孩子送进学校读书。因为这个原因,每个不同的年代都会有于庄人从这个古老的小村子走到外面的世界,去闯出一片属于于庄人自己的天下。明清时期,村里多个读书人考取过举人、秀才。

于庄村北曾有一座石碑坟,据说埋葬的是一位从于庄走出的朝廷官员,上世纪八十年代,于庄人在整理荒地时发现了一座石碑,就是这位官员的。由于当时缺乏文物保护的意识,那座石碑被人们垫在坡路上防止雨水冲毁道路,后来石碑被损毁填埋。

清末民初,有文化的于庄人走出去后,有的去大城市当学徒,后来在外开办了自己的商号、工厂;有的当了大掌柜或是账房先生帮人打理店铺。挣到钱后反哺家乡,在家里买房买地做生意。那段时间,于庄在周围村子里是相对比较富裕的。解放前于庄的“花店”收购大量的本地棉花,用马车运往天津北京销售,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抗日战争爆发后,有文化的于庄人踊跃参军,为民族独立人民解放不惜抛头颅洒热血,刘春明、刘特、刘双坡等14位革命先烈先后为国捐躯,更有众多从战火中走出的机智勇猛身经百战的英雄成为新中国建设的中流砥柱。其中,1931年考入新安乡村师范,很早就接受共产主义启蒙教育,后任冶金部矿冶研究总院院长、党委书记的刘东(刘善田);1938年参军入党,后任中央军委办公厅副主任、旅大警备区副政委的刘路明;1939年入伍,后任65军副军长的刘庚寅都成为了国家省部级干部,刘路明的二儿子刘沈杨曾任济南军区副司令员,被授予中将军衔。

雄安新区启动区拆迁村于庄-于庄“文化村”记

于庄八路坟

雄安新区启动区拆迁村于庄-于庄“文化村”记

乡愁保护点:古宅

刘东在他的回忆录中这样描述于庄村:

我1919年2月出生在河北中部白洋淀北岸的大王乡于庄村,这里距新安县城25华里。全村百余户人家,90%为刘姓家族,少数几家姓段、臧、于、马等姓。全村都是汉族,皆以农业为主,有少数人学徒经商,吃劳金(年薪),作为家庭生活的补助。全村每人有土地平均三亩左右。因靠近白洋淀——冀中九条河流的下游,经常遭涝灾。村民生活比较艰苦,除春节外,平时全村很少吃细粮,以玉米和高粱为主。受“耕”“读”家风影响,村子文化比较发达,在五四前学习文言书本(千字文、百家姓、四书、五经等)在清朝出过几个秀才和举人,新中国成立后出过几个大学生。由于重视文化,后来村里的白话文小学也办得很好,除妇女受封建礼教影响不进学校外,全村在校生达近百人,所以人们称于家庄是“文化村”。

我祖父刘景禹粗通文字,在北京学徒经商。亲兄弟四人,祖父是老大。二祖父刘景文和四祖父刘景仲在家务农,管理家务。三祖父刘景思也在北京学徒经商。

我父亲刘德仁自幼聪明好学,喜欢书法,字写的不错。他十几岁就考入当时著名的保定陆军学校,因是祖父唯一的儿子,祖父不同意去,只好回家务农。……

刘路明将军在他的回忆录《平生琐记》中也曾对他的家乡于庄村作过深情的描述:

我1922年农历六月初九,即1922年8月1日出生在河北省安新县北边的一个小村庄,叫做于家庄,系汉族。这个小村庄在白洋淀西北部,距白洋淀7华里,距现在的县城25华里。安新县古时叫浑渥城,据说宋辽时杨六郎曾在此设防。小村庄的祖先是明朝初年从山西洪洞县大槐树下移民来的,先是姓于的在此定居,所以叫于家庄,后来又来了两户姓刘的。姓刘的繁衍快,所以这个村姓刘的占大多数。家父刘树桐,初通文字,母亲张氏。上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以种地为生,自食其力。大哥刘俊德是很好地劳动力,属于中农成分。后又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

1929年初,读本村小学,群众叫洋学堂,不再念四书五经,学的是白话文,新的教科书。读到三年级时,发生了“九一八事变”,知道日本侵略了中国,占领了东北,学校组织学生在小村庄内游行,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坚决不当亡国奴!”这给我幼小的心灵种下了深刻的爱国主义思想。……

以上两段于庄前辈的回忆录,或许是于庄村为数不多的关于文化方面的文字记忆了。虽然简短,但是于庄村重视文化的传统在此可见一斑。

于庄是“文化村”。

在于庄老一辈人中,但凡能够走出去成就一番事业的,都是凭借了文化。百年间,在附近村庄中,于庄村的文化教育始终走在了前列。于庄教师多,于庄教师的足迹走遍方围百里,周围村里上岁数的人哪个不记得几个于庄老教师的名字?建国七十年间,于庄村出了近百位教师,他们的足迹遍布雄安三县。于庄学校曾经是小学初中高中俱全的综合性学校,周围村子的学生都要来这里读书的。

于庄人谦和、隐忍、勤朴、善良。都是因为注重文化教育,才一代代传承下来的。这种传承已经融入了血脉,于庄人的血脉里有着经过传统文化提纯的道德基因,于庄人有着较之于其他人更接近于完美的经过文化提纯的人格。这是我们值得自豪的。

现在,作为雄安新区启动区首批征迁村,为了支持新区建设,一千多于庄人含泪离开了自己的家园,离开了生我养我的于庄村。我们可以自豪的说:建设千年雄安的路上,我们奉献了很多。已经消失的于庄,给我们留下了太多记忆,但我觉得最该留住的是文化。最该传承下去的,也是文化。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扮靓自己,走进即将到来的雄安新区,点亮新的生活。

于庄“文化村”记

文/刘卫宁

保定乐生活文化旅游频道

更多旅游信息请关注:保定乐生活文化旅游频道

赞(1)
信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保定乐生活 » 雄安新区启动区拆迁村于庄-于庄“文化村”记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保定乐生活 更亲民 更方便

联系我们广告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