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新闻-保定旅游-保定房价-保定汽车
尽在保定乐生活

警惕您的孩子不要被“笑气”所毒害

新一代“毒品”—笑气,无色有甜味,正在被不少20岁以下低龄青年、学生所吸食。
保定乐生活了解到,笑气目前没有列入麻醉、精神性药品的管制目录,但过量吸食能使人产生幻觉、愉悦,笑气一般采用小钢瓶包装,十分隐蔽,因无色有甜味,低龄青少年基于好奇心理很容易传播,目前吸食笑气主要为两类人群,一类是吸食毒品人员,因价格较低成为吸食毒品的替代;另一类则是20岁以下的青少年,因好奇心理,传播较广。

近年来,“笑气”在全国各地的酒吧、KTV等娱乐场所蔓延,并在青少年中流行开来,严重危害其身心健康。
目前我们熟知的毒品涉及海洛因、病毒、k粉等,但因对笑气宣传的不多,导致大多数人不了解,所以大多数不知道的人很容易因为好奇而吸食,尤其是学生。

笑气

笑气

“笑气”科普:

“笑气”又称一氧化二氮(nitrous oxide),化学式N2O。,无色有甜味气体,是一种氧化剂,在一定条件下能支持燃烧(同氧气,因为笑气在高温下能分解成氮气和氧气),但在室温下稳定,有轻微麻醉作用,并能致人发笑。其麻醉作用于1799年由英国化学家汉弗莱·戴维发现。有关理论认为N2O与CO2分子具有相似的结构(包括电子式),则其空间构型是直线型,N2O为极性分子。

现在主要用于表演,也可以用来做赛车加速器中的助燃剂

一氧化二氮是约瑟夫·普利斯特里在1772年发现的,汉弗莱·戴维自己和他的朋友,包括诗人柯尔律治和罗伯特·骚塞在18世纪90年代试验了这种气体。他们发现一氧化二氮能使病人丧失痛觉,而且吸入后仍然可以保持意识,不会神志不清。不久后笑气就被当作麻醉剂使用,尤其在牙医师领域。因为通常牙医师无专职的麻醉师,而诊疗过程中常需要病患保持清醒,并能依命令做出口腔反应,故在此气体给牙医师带来极大的方便。

相关案例

杭州警方缴获 10 多万支“笑气”抓 72 人,有成瘾者一夜要吸上百瓶,有女孩为赚毒资组织卖淫

5 月 11 日,杭州市公安局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近期开展 ” 笑气 ” 专项整治工作成效。记者在发布会上获悉,在此次专项行动期间,杭州公安禁毒部门突破常规、主动亮剑,以等同于打击毒品犯罪的力度重拳整治 ” 笑气 ” 违法犯罪活动,成功打掉 5 个盘踞我市贩卖 ” 笑气 ” 的犯罪团伙,铲除了这一严重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的黑产链,对吸食滥用、非法经营 ” 笑气 ” 行为进行有效震慑。

两条线索揭开一桩惊天大案

去年年底,杭州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在工作研判中发现,林某某等 4 名犯罪嫌疑人利用成教招生中介的身份作掩护,在钱塘新区大肆向低龄青年群体贩卖 ” 笑气 “,日交易资金量多达万余元。

种种迹象表明,这不正常!杭州市公安局立即成立专案组,侦查工作随即紧锣密鼓地铺开。

钱塘新区这起案子还未解决,不久,拱墅区也发生了同样一起贩卖 ” 笑气 ” 案。

专案组觉得 ” 有戏 “!立即着手将这两起案子串并侦查。

通过对林某某犯罪团伙和拱墅这起 ” 笑气 ” 案同步分析研判后,专案组很快锁定了 5 个利用网络手段非法经营 ” 笑气 ” 的犯罪团伙。

经进一步侦查,专案组逐步摸清犯罪团伙的组织架构、涉案人员的交易方式以及他们的行踪轨迹等情况。

专案组还发现一个特点,涉案人员中,”90 后 ” 占七成、”00 后 ” 占二成。

犯罪团伙作案手段隐蔽且具有迷惑性,他们通过互联网发布出货信息、招收 ” 分销 ” 代理、分享吸食感受甚至提供年轻女性陪吸服务作为诱惑,不断引诱人员上钩,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经过连续几个月的缜密侦查,专案组认为抓捕时机已经成熟。

2020 年 5 月 7 日凌晨,杭州警方出动 370 余名警力、67 个抓捕组在江苏、上海及我省多地开展集中抓捕行动,共抓获犯罪嫌疑人 72 名,查处仓库 5 个,缴获 ” 笑气 ” 钢瓶 10 万余支,查扣涉案资金近 250 万元、涉案车辆 4 辆,并在外省捣毁 ” 笑气 ” 加工点 1 个。

” 笑气 ” 真面目令人细思极恐

” 笑气 “,学名是一氧化二氮,是一种无色、甜味的气体,广泛应用于医药麻醉、食品加工等生产生活领域,因吸入后会使人产生精神快感并发笑,故称 ” 笑气 “。

这种 ” 笑气 ” 如果长期过量吸食会对人体造成严重危害,重度成瘾人员会产生幻觉,表现狂躁并伴随暴力攻击性行为。

近年来,因吸食 ” 笑气 ” 引发自伤自残,甚至产生幻觉而跳楼等极端事例,及其伴生的其他违法犯罪事件频频发生。

据统计,2019 年以来,全市公安机关接到疑似 ” 笑气 ” 警情多达 500 余起,内容涉及自伤、自残、经济纠纷、寻衅滋事、聚众淫乱、强奸等众多案(事)件。

” 笑气 ” 滥用问题对社会公共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杭州警方调查发现,目前滥用 ” 笑气 ” 问题逐渐呈现出群体低龄化、价格低廉化以及贩售网络化等特征。

” 笑气 ” 经过精美伪装后,通过互联网向年青群体加速渗透蔓延。他们在强大的猎奇心理驱使下,成为 ” 笑气 ” 滥用的主要受害者,甚至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根据专案组调查掌握的情况显示,有的重度成瘾者一夜就要花费数千元,吸掉上百瓶 ” 笑气 “,沉重的经济负担迫使他们走上卖淫、斗殴甚至以贩养吸的不归路;同时,在高利润驱使下,犯罪嫌疑人往往选择铤而走险,有的披着合法 ” 气商 ” 的外衣、有的打着传播 ” 快乐 ” 的旗号大肆制售 ” 笑气 “。

涉案人员个案令人警醒

这次集中整治行动是对 ” 笑气 ” 黑产链的一次沉重打击,涉及地区之广、涉及人员之多、涉及资金之大,一些犯罪嫌疑人的经历足以令人警醒。

她,吸上了 ” 笑气 “,染上了性病,正当青春年少时,却是风烛残年躯。专案组在前期侦查过程中发现,吸食 ” 笑气 ” 人员中不乏低龄女性,她们深陷泥潭无法自拔,迫于吸食的沉重经济负担,只好走上了 ” 卖身 ” 的不归路。

小芳(化名)就是这样一个女孩,为了负担每天上百瓶 ” 笑气 ” 的开销,她不惜出卖自己的 ” 身体 “,多次利用网络招嫖。

更让警方震惊的是,小芳还凭借自己的 ” 渠道 ” 和 ” 资源 “,拉上一众 ” 小姐妹 ” 打着 ” 学生妹 ” 陪吸的旗号,以 2000-4000 元不等的价格提供性服务,小芳则从中赚取每次 500 元的提成。

这样的生活已经让小芳付出了沉重代价,花样之年已是疾病缠身,等待她的不仅有法律的制裁,更是终生病痛的折磨和无法逆转的悔恨。

他们,衣食无着,却已为人父母,以贩养吸,祸及家人。在审讯过程中,警方发现嫌疑人小刘(化名)和小婷(化名)的情况较为特殊,自称是男女朋友关系,都未满 20 岁,无正当工作,靠贩卖 ” 笑气 ” 为生。

令人惊讶的是,小婷在三年前便为小刘产下一子,由于两人年纪太小、生活经验不足,小婷的母亲白某(化名)便一直和他们住在一起,除了照顾 3 岁的外孙,还要负担小刘和小婷两个 ” 巨婴 ” 的生活。

不久前,由于为小刘运送 ” 笑气 ” 的司机返回老家,小刘和小婷便要求白某为他们运送 ” 笑气 “。

起初,白某竭力反对,但架不住一双 ” 巨婴 ” 的一再要求,最终还是走上了不归路。

三人到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违法犯罪行为。目前,小刘、小婷二人已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白某被取保候审,准其在家照看年仅三岁的外孙。

他,曾提前布局,大发横财,现沦为囚徒,悔不当初。化某良曾是一个餐饮业主。2017 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了 ” 笑气 “。

那年,杭州警方正对以冰毒为代表传统毒品展开高压打击,冰毒的市场供给严重萎缩。

化某良企图把握这一千载难逢的 ” 商机 “,采用隐蔽手段悄悄将 ” 笑气 ” 推介给身边的朋友,通过免费尝鲜的 ” 营销 ” 手段迅速占领了市场空间。

化某良在固定消费群体的同时,还以自己的 ” 资源 ” 为筹码不遗余力地拓展 ” 分销代理 “,企图进一步垄断市场。

在短短一年时间里,化某良就组织起一个跨越四层的庞大分销网络,每层按 50-100 元的金额赚取差价,将 ” 笑气 ” 从出货端的 300 元 / 箱逐级加价到吸食端的 650 元 / 箱。

2019 年 4 月至今,其销售 ” 笑气 ” 就达 2 万余箱,共计获利 700 余万元。曾经挥金如土的日子宛如幻梦,梦醒时分,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厉制裁。

警方提醒

目前,我国未将 ” 笑气 ” 列入麻醉药品或精神药品的管制目录,但 ” 笑气 ” 对人体的危害性,不仅在结果上和毒品类似,甚至成瘾性方面也与毒品相同,可谓不是毒品的 ” 毒品 “。还是那句话,广大群众应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来源/杭州公安

保定乐生活新闻资讯频道

保定新闻早知道,请关注保定乐生活新闻资讯

赞(0)
信息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保定乐生活 » 警惕您的孩子不要被“笑气”所毒害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保定乐生活 更亲民 更方便

联系我们广告合作